加入好友

我姊就跟一個八嘎囧走很近,我對此非常不滿意,總覺得姊姊值得更好的男人,

我看過那位八嘎囧的臉書,名字超屁,叫傑身自愛。

臉書照片不是他那台改管的機車、豬朋狗友,不然就是他不知所謂的自拍。

染藍色的頭髮,右臂刺了條飛龍,蜷曲著,只讓我想到小當家。

「他其實人真的很好。」姊姊每次看到我不屑的表情時都會補上這一句。

這樣不行,我不能接受。

姊姊知道我這弟弟在想什麼,也很疼我,所以到現在還沒接受那八嘎囧的追求。

有天我臉書收到了私人訊息..

傑身自愛:你就是羽柔的弟弟?

我:是,怎?

傑身自愛:羽柔就是因為你不接受我,怎樣?很有意見是膩?正面啊?敢不敢?

我:不要,離我姊遠一點

傑身自愛:正面啦,明天我福德宮需要走一趟走完晚上,正面聊

我關掉臉書,就算不敢當面赴約,我也決定明天偷偷去那個宮廟繞境,看一下這位「傑身自愛」先生屌在哪。

隔天我帶個口罩沒告訴姊姊就出門了,到達時活動剛好進行到一半,整條馬路被擠得水洩不通,

有些八嘎囧穿著三太子裝左搖右搖,有些則是眼神惡狠狠地擊鈸敲鑼,

剩下一些莫名其妙邱到不行的八嘎囧隨意走在路上。

當傑身自愛出現時我第一眼就發現了,精瘦的身軀舞著鼓棒賣力敲打著,

在幾尺外我就能感受到他散發的熱力,汗濕潤了他的胸肌,

陽光灑在身上就像穿了金色地盔甲一般,藍頭髮讓他特別地顯眼。

遊行經過我,與他四目交接時,他先是一愣,然後使個眼色,他兄弟就上來了,把我拖入隊伍中,

我嚇得半死卻不敢反抗,唯唯諾諾地跟著一堆八嘎囧走。

好不容易整個活動結束,我想偷溜但被團團包圍,此時傑身自愛走來,示意其他人散去。

「你還真的來正面,算你有膽,幹!」

「我…我帶口罩你怎麼會認出來?」

「因為你眼睛跟羽柔一模一樣,」

他拿出西瓜皮蓋住我頭:「上車。」

我萬念俱灰地上了他平常載我姊的bws,準備到所謂的「談判地點」。

改過的管子發出啪帕帕的巨響,吸引路人的目光,又紛紛不敢多看轉過頭去,怕惹事。

我在後座嚇得發抖,他蛇行超速壓車逆向超車樣樣來,我只得緊抓著扶手深怕命跟他一起給賠掉了,心中不停祈禱。

傑身自愛平常這樣騎沒事,但這次後面多載一個肥宅,差很多,果不其然終於出事了。

我們與另一台機車擦撞,對方看起來也是凶神惡煞,不意外,兩方馬上下來互嗆。

我沒遇過這種狀況,嚇得不知所措,對方看我好欺負,推了我一把,我向後跌坐在地。

「幹!」傑身自愛馬上拳頭朝對方揮去。

接著以一搏二,他跟對面兩個八嘎囧扭打成一團。

拳風虎虎,棍聲悶響,幹叫聲此起彼落,我呆坐在地上,沒有助拳,也忘了逃跑。

傑身自愛右臂刺的龍原本蜷曲著,隨著他揮拳弄棍,竟像活起來一般,舞動著身軀。

張牙咧爪,活靈活現,我嘴微張,看到傻掉,之後員警趕到,大家一鬨而散。

傑身自愛趕緊拉我上車,發出極大的噪音飛也似離開現場。

「你沒受傷吧?」鼻青臉腫的他竟然還是先關心我。

「沒事,倒是你…..」

「這小意思啦!泡個溫泉就好,要不要一起,拎北招待啦幹!」然後將我手引至他的腰,要我抱緊他。

「這樣騎比較穩。」他語氣有些不自在。

然後往北投的方向前進,一路上還是飆車蛇行壓車逆向超車樣樣來,

但這次不同,我抱著他,他人車一體,我也像他翅膀一樣,成為他的一部分。

此時我才發現他的臂膀是多麼可靠,一切交給他好像也沒這麼危險了,安全感與放鬆感源源不絕地冒出來。

「跟八嘎囧交往好像也不壞」

我默默想著,手又抱更緊了一點。

因為社會風俗改變,以及新聞媒體錯誤播報,導致社會大眾對陣頭產生誤解導致反感,

最明顯的例子可說是八家將,新聞報紙常常報導:

少年八家將[吸·毒]、打架……此類社會事件,

誤導社會大眾以為參加陣頭就會[吸·毒]打架。

儘管社會對陣頭有諸多負面印象,但不可否認,陣頭是源自台灣民間最基層的藝術。

看過電影《陣頭》的人多少都應該拋棄這刻板印象….

#參與廟會的小孩並非全都是壞小孩。

加入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