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好友

這兩天,深圳發生的這件事,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。

 

一羣花了幾百萬買房的家長,來到教育局門口,跪下了。

 

爲了獲得深圳高級中學初中部的學位。

他們身後,還跪着有幾位學生模樣的孩子,也是跟着來維權的嗎?

我不知道,這些家庭的孩子們,看到父母下跪求學位,心裏會是什麼滋味?一定是五味雜陳吧。

無論能否最終入讀“好學校”,他們的心靈,都會被殘酷一幕所震撼吧?

下跪式維權,背後是學位規則的突然變動,牽涉到的千萬家庭。而中產家長們卻只能感到深深的無能爲力。

更何況是在深圳,房子動輒上千萬,好學位也關係到巨大的利益。

學位與尊嚴,孰輕孰重?

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:

5 月 26-29 日,是深圳市福田區學校初驗報名信息的時間。

然而到了最後一天,本具有深圳高級中學初中部學區房資格的泰安軒、竹園小區、財富廣場、泰然公寓、安華小區部分業主,卻收到“初審不合格”的信息。

問題就出在房子上。

根據福田區積分入學規定:一類基礎分是 80 分,起碼要在學校報名地段有一套住宅。但如果房子屬於商務公寓等宿舍用途,會歸到三類用地分類,基礎分降爲 70 分。

這樣一來,買了“商務公寓”性質房子的業主,幾乎就沒有機會入學了。

上述這些小區的業主,大戶型的房子沒有受到影響,但小戶型的房產,入學審覈就被卡住了。

他們的房產證上,房屋性質寫着“住宅 / 單身公寓”。

教育局給的回覆是:他們的房子,被歸爲“三類用地”性質,基礎分爲 70 分。

消息一出,家長們立馬炸了鍋:

他們說,房子雖只有二三十平,但之前在小學入讀都是被認定爲住宅,而不是公寓。而且,購買的價格也是一樣的,都是十多萬一平。

幾百萬買的學位泡湯,深圳家長集體下跪!讀個好學校,比站着更重要?

鏈家顯示,其中一個小區——泰安軒,4 月二手房均價超過 10 萬 /㎡,一套四五十平的房子,要四五百萬。

幾百萬買的學位泡湯,深圳家長集體下跪!讀個好學校,比站着更重要?

圖源:鏈家網

另外,同樣是積分入學,他們的小孩可以上這個地段的小學,之前申請深圳中學初中部也沒有任何問題。

爲什麼今年突然不行了?!

於是,這些家長選擇維權,還出現開頭下跪的一幕。

幾百萬買的學位泡湯,深圳家長集體下跪!讀個好學校,比站着更重要?

要知道,買得起這個地段房子的家長,很可能也是千萬資產了。

但在金貴的學位面前,還是難免一跪,實在令人唏噓。

對於這件事,深圳高級中學初中部是這麼迴應的:

考慮到有人花了一千多萬買了正式的住宅商品房,還要擔心自己的孩子積分不夠不能入讀。

學校的招生壓力“太大”,對招生範圍作出調整。

似乎,學校在爲千萬豪宅業主打抱不平:憑什麼花幾百萬買的小戶型,就可以和千萬豪宅業主一樣享受優質學位?

幾百萬買的學位泡湯,深圳家長集體下跪!讀個好學校,比站着更重要?幾百萬買的學位泡湯,深圳家長集體下跪!讀個好學校,比站着更重要?福田區教育局也迴應,先把“不通過”狀態改爲待審,儘快給出情況說明。 我在之前的文章 《學區房,變天了!上千萬買房,可能一文不值,咋辦?》 裏總結過,買所謂的“學區房”,起碼有三大風險,其中一個就是: 人口結構導致學位爆滿的問題。 家長一窩蜂地搶購優質學區房,大量適齡孩子涌入學區,導致小區人口結構被扭曲了——原來規劃好的配比學位,很快就不夠用了。 教育部門只能調整政策和招生範圍,不少學生就可能失去就讀名校的機會。 就像一個魔幻的循環: 家長對好學位的願望太過強烈,扎堆造成名校學位緊張,反過來導致部分孩子無法入讀,家長爲求學位而下跪…… 這也是教育部門推進“多校劃片”的重要原因。 再不加快改革,好學校已經快裝不下那麼多學生了。 就連老牌的學區房都靠不住,更何況開發商新出售的學區房了,不確定性更大,頻頻爆雷。 我查了查,爲這糟心的事,中國的家長可沒少下跪,一片膝蓋,太心酸了。 5 月初,也是深圳。 泰禾北京院子的業主,齊刷刷飛過來,跑到泰禾深圳院子門口,齊刷刷下跪維權。
幾百萬買的學位泡湯,深圳家長集體下跪!讀個好學校,比站着更重要?
爲什麼不在北京維權,非要來深圳?因爲項目都停工了。 估計工地上人影都找不到。他們購買的樓盤停工半年多,部分業主甚至沒有網籤,質疑泰禾集團資金鍊即將斷裂。 這些業主估計比深圳的家長更富裕,畢竟一套北京院子,就要一兩千萬。幾百萬買的學位泡湯,深圳家長集體下跪!讀個好學校,比站着更重要?圖源:鏈家網
千萬富翁,在房子維權時,也同樣不值一提。 2018 年底,河南鄭州。 不少買了豫森城項目的業主,聚集維權。 本來,購房協議約定,2017 年年底就可以交房。但業主們又等了一年,不僅房子沒有交付,開發商還要讓業主再交 3900 元 /㎡的裝修費。 如此奇葩的事件,讓業主們欲哭無淚。 記者前來採訪,一位年長的阿姨,見到記者立馬跪下了,嘴裏唸叨着:“閨女啊,再沒有效果,就沒有俺過的日子了……”幾百萬買的學位泡湯,深圳家長集體下跪!讀個好學校,比站着更重要?圖源:河南法制頻道 當時房子賣 7800 元 /㎡左右,開發商居然提出,再多交一半的房款。 正像業主說的:“他(開發商)不用刀就把俺們殺了”幾百萬買的學位泡湯,深圳家長集體下跪!讀個好學校,比站着更重要?圖源:河南法制頻道 我查了查,這個小區現在的狀態依然是——無法正常開工,極有可能爛尾。 還有的業主,跪求開發商退房款。 2014 年,西安 40 多人身穿統一的白 T 恤,在一個開發商的物業辦公樓前下跪。他們都是小產權房“美美景園”的業主,抗議開發商沒有按約定退款。 但並不是每次下跪都有用,有時還可能被抓。 去年 11 月,30 人聚集在定州市政府門前,採用下跪的方式反映所住小區的住房問題。
幾百萬買的學位泡湯,深圳家長集體下跪!讀個好學校,比站着更重要?
他們並沒有等來“包青天”。 當地公安局以“嚴重擾亂了市政府正常辦公秩序”爲由,抓了 4 人。

中國式維權最慘烈的方式,除了跳樓,大概就是下跪了。 印象中最早的是農民工下跪討薪。 改革開放後,南下的火車,滿載着農民工,來到都市,揮汗如雨。 他們能拿到比家鄉高得多的工資,但也要冒很大的風險。 包工頭老闆一度跑路成風,留下一堆爛尾工程和沒結清的工資款。 知識水平有限,加上人生地不熟,農民工求助無門,只能通過最古老的下跪方式,以期遇到“包青天”,替他們拿回應得的工資。幾百萬買的學位泡湯,深圳家長集體下跪!讀個好學校,比站着更重要?圖源:青島日報 但結果,真的要看運氣了。 爲了幫農民工討薪,2012 年底,59 歲的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教授劉景一,也在三亞市信訪局門前跪下了。 他代理的三亞一家農場 83 名職工相關農場經營權案子,兩審都判敗訴。

幾百萬買的學位泡湯,深圳家長集體下跪!讀個好學校,比站着更重要?圖源:南方新聞網 他說,自感走法律途徑無望,只能下跪。 甚至他的學生都激烈反對,認爲“這不是一個法律人應該提倡的做法”。 現實酸苦,許多人爲之動容。

加入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