買買買,當代都市青年共同的愛好。

想買的東西太多,工資又太少,那就只能省錢,從牙縫裏往外掏。

可老實講,很多人省了一陣錢就半途而廢,望着心愛的東西哭泣。

怎麼辦?日本最會省錢的日本小姐姐 · 咲幫到你!

這位姐姐的名字叫咲,今年33歲。

今年,她被日本電視台評選為“日本最省女孩”,原因很簡單:

她靠省錢,省出了整整3棟樓,三棟千萬豪宅!

從18歲那年,姐姐就開始立下宏願。

當時她身邊的姐妹在攢錢買化粧品、買包包,可姐姐的目標很宏大:“我要買樓,而且34歲前就要買下三棟樓,然後退休。”

從那時開始,姐姐就開始賺錢。

正所謂,道路千萬條,賺錢第一條。先要賺錢,才有錢能拿來省着花。

畢業後,姐姐在一家房地產公司上班。

每個月一發工資,姐姐就會將大部分錢存起來,只留一點錢生活。

省錢,最重要的就是清楚自己的開支。

姐姐保留了從18歲開始記賬以來所有的本本,每一筆都清清楚楚。

煤氣費、自來水費、電費……這些只是基本操作。

“省錢沒有別的技巧,就是要從每個1日元(人民幣六分錢)省起。”

在日本,面額最小的貨幣,就是1日元(人民幣6分錢)。

小姐姐就連1日元的開銷都要記下來:“某月21日,收入1日元,收拾錢包時意外發現。”

“10月2日,跟同事吃飯,他沒零錢,我出了1日元。”

27歲那年,姐姐省錢達人的名頭就已經傳遍四周。

專門介紹吃土少女的綜藝《幸福!貧窮女孩》找上門來,拍下了姐姐的衣食住行:

首先是衣。

能不買,就不買,上衣是朋友淘汰的,牛仔褲是媽媽淘汰的。

鞋櫃裏,接近一半的鞋子,都是從媽媽那裏順來的。

姐姐:“我有掏錢的!多多少少每雙都有給一點錢!”

“啊,多少?”

“反正錢包裏的硬幣零錢就都給啦。”

接下來就是食。

打開冰箱,都是非常簡單的食材,而且都是打折產品。

一根大白蘿蔔兩塊四毛八,這就是好幾頓晚餐的蔬菜。

家附近超市的打折信息,小姐姐爛熟於胸:

“超市A工作日晚上有打折蔬菜;超市B週末晚上有便宜牛奶……”

“我的宗旨很簡單,不打折的東西,一律不買!”

姐姐真的很嚴格,她要求自己,每天的伙食費不能超過200日元(12元)。

早餐是一片方包,抹一點醬,人民幣一塊五。

老實講,別説一塊麪包,這一袋子都不夠本肥仔吃的……

俗話説,午飯要吃的好,這也是姐姐一天伙食費中的大頭。

自己做的一塊三文魚配白飯,人民幣四塊九毛九,調味料都不淋,健康又省錢。

晚餐吃齋,蔬菜烏冬面,只能填飽小鳥胃。

烏冬面兩塊錢,少得可憐的蔬菜一塊一,一頓晚餐三塊一。

對了,為了節約水費,姐姐直接就端着鍋吃,少洗一個碗。

就靠着這樣的苛刻要求,姐姐硬是把每天的伙食費控制在153日元(9.6元)內!

別説12元,10塊錢都不用。

從進這家公司開始,姐姐就這麼吃。同樣的食物,吃了好多年。

剩下就是住和行。

行,很簡單,姐姐在家附近的房地產公司上班,騎單車就到了,不用錢。

住,姐姐住在一個普通大小的公寓單間裏,主持人猜想,一個月大概得3200塊左右?

“一分錢都不要。這房子我已經買下來了,不用租金。”“?????????”

沒錯,姐姐從18歲那年存錢買樓,經過9年的奮鬥,已經買下了第一棟樓。

這棟樓價值1000萬日元(人民幣63萬),一共有3間房。

她自己住一間,剩下兩間出租,一個月租金能收四千八。

主持人不死心:“住不用錢,那你買傢俱總要錢吧?”

“不用啊。桌子、牀、冰箱、時鐘,都是撿來的。”

“衣食住行都這麼省,你沒有什麼娛樂活動的嗎?”

“有啊,我平常最大的消遣,就是看房地產廣告,比較各個房子的優劣。”

“哇,真的,看房地產廣告超幸福!”

那一天,主持人看着行動力、自制力超強的咲,開始懷疑人生。

可他並不知道,好戲還在後頭。

27歲的咲告訴節目組,自己將在幾年內買第二棟樓。

於是,四年後,節目組又去採訪了她。

“好久不見,剪短髮了?”

“哈哈哈是啊,剪了賣了,賣了快二百塊錢。”“?????????”

“算了算了,我能理解。言歸正傳,你買第二棟樓了嘛?”

“啊,買啦。”

沒錯,行動力超強的姐姐,很快就買下了第二棟樓,有四個單間。

這棟樓售價1800萬日元(114萬人民幣),比之前那棟新了不少,也貴了。

買第一棟樓,姐姐花了九年,第二棟樓更貴,卻只花了4年,為什麼?

因為姐姐更省了。

四年過去了,姐姐的冰箱,比從前還要空。

擁有了這兩棟樓,姐姐每個月光收租就能收22.6萬日元,合人民幣一萬四。

再加上工資,姐姐一個月收入40萬日元,然後她能存38萬(人民幣近2萬塊)

“我從未感覺,夢想如此之近!阿咲衝鴨!!!!!!”

誰能想到,普普通通的省錢計劃,姐姐居然操作得如此熱血。

那年姐姐31歲,已經存了不少錢,準備買第三棟樓,買完就退休。

她跟節目組約定,兩年後再見一次面。

今年,姐姐33歲,成功圓夢。

她買下了第三棟房,獨門獨户的三層樓,有庭院,氣派。

這是日本有錢人家最喜歡的房型,2700萬日元(171萬人民幣),她靠着自己買了下來。

現在的她坐擁3棟樓,每個月光收租,小姐姐就能收到30萬日元,快兩萬塊人民幣。

這個年紀的很多人還在日復一日上班,姐姐已經過上了很多人夢寐以求的退休生活。

人前顯貴,人後受罪。不用説,買這第三棟樓,姐姐靠的,還是一個省字。

2013年,她27歲,吃兩塊錢一包的烏冬面;

2019年,她吃一塊二一包的烏冬面,聞者傷心,聽者流淚。

主持人勸她:“你已經買下三棟樓完成心願,以後不用省錢,就對自己好點吧!”

“不啊,誰説我的心願已經完成了?真正的比賽,現在才剛剛開始。”

“啊,你的心願不是買三棟樓嗎?”

“不啊,那是手段,不是目的。我的心願,是開個貓咪咖啡廳,救助流浪貓。”

原來,姐姐童年時和家裏的貓咪結下了深厚的友誼,貓咪死後傷心不已。

愛屋及烏的她見不得流浪貓受苦,於是決心開個貓咪咖啡廳,收養流浪貓。

今年五月,姐姐的貓咪咖啡廳正式在她第三棟樓的一樓開張了!

明明自己吃着一塊二一包的烏冬面,她卻願意在貓咪身上花大價錢。

貓糧、貓砂、貓玩具、貓爬架,通通都要最好的。

裝修貓咖花了十萬人民幣,姐姐眉頭都不眨一下。

原本在街上忍飢挨餓的貓咪們,在這裏得到了最好的照料。

剛來時還髒兮兮哭唧唧,現在一個兩個都油光水滑的,盡顯富態。

現在的姐姐已經辭掉了房地產的工作,專心做她的店長。

沒客人的時候,就看看電視,陪貓咪玩一玩,給它們拍拍照。

“把金錢和精力攢起來,用在自己愛的事物上,我覺得這才是對自己負責。”

“看着自己現在能為貓咪們做些事情,我就感覺,過去十五年的節省沒有白費。”